译学词典中条目的内在系统

孙迎春

         (山东大学威海分校翻译学院,山东,264209

 

摘要:本文的主旨在于,探讨译学词典中条目的内在系统性和层次性,并结合具体的译学词典,对二者之间的复杂关系作一些尝试性的研究。

关键词:译学词典;综合性;条目;系统;层次

Abstract: It is attempted in this essay to probe into the internal nature of systemicness and stratiformness pertaining to translatological dictionaries, and to do some tentative research on the complex relations between them on the basis of an observation of certain translatological dictionaries.

Key words: translatological dictionariescomprehensiveness; entries; system; layers 

 

引言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一个过程。译学词典编纂与研究,从无到有,已经踏上了一个荣耀而艰辛的历程,幸运的是,历时不算很久,它就已经得到了学界的关注,其重要性得到了揭示。200411月初,在中国译协第五届理事会上,宋书生会长代表中国译协第四届理事会所作的工作报告,题为求真务实  与时俱进  努力开创译协工作的新局面,其工作回顾的第一部分为翻译学术研究、学术交流和学科建设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当他谈到各类翻译学术研讨会、报告会和翻译讲座等学术研讨活动的特点时,总结了三点:一是参加人数较多,社会影响较大;二是这类研讨会具有较浓厚的翻译学术气氛,会上发表的论文具有一定的学术水平;三是论文涉及的领域比较广,涵盖了外事、科技、社科、文学艺术、民族语文、对外传播、经贸、法律、翻译教学和翻译理论、翻译服务、词典编纂、翻译软件和机器翻译等领域。这些学术会议构成全国翻译学术研讨活动的主流,带动并促进了翻译学术研究和翻译学科建设的迅速发展。译界学者的理论研究意识在增强,翻译学,作为一门日趋成熟和发展的独立的人文社会学科正逐步成为译界的共识。(着重号为笔者所加)

19971999这三年出版了四部译学词典,中国的两部是《中国翻译词典》(林煌天主编,1997)和《译学大词典》(孙迎春主编,1999);外国的两部是Dictionary of Translation Studies (Mark Shuttleworth & Moira Cowie 主编,1997)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Translation Studies (Mona Baker 主编,1998)。我国翻译界领军人物杨自俭先生指出,“这件事告诉了我们两个问题,一是中西方在译学建设上距离不是太远,都已发展到开始关注本学科术语的研究;二是更进一步证明翻译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已完全成了不争的事实。(方梦之,2004:《译学词典》序)方梦之先生主编的《译学词典》20043由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出版,在词条的选择上依据通用性和权威性原则,在外来术语的翻译与术语的解释方面遵循单一性和科学性原则,体现出突出的特点。

在此基础上,我们审视一下译学词典编纂与研究的发展,就可以更进一步说,中国的译学词典编纂与世界同步,而对于译学词典的学术研究,则正在发生着开拓的作用。首届翻译学词典暨译学理论研讨会是2002920-23日在烟台召开的,由中国译协主办,山东省译协、山东大学外院、青岛海洋大学外院、烟台师院外院、山东大学威海分校外语系承办。两年之后,又成功地举办了2004(威海)全国翻译学词典暨译学理论研讨会,仍由中国译协主办,山东大学威海分校翻译学院(原外语系)、烟台师院外院、山东轻工业学院外语系承办、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协办。第三届研讨会即将于200510-11月在上海召开,由中国译协翻译理论与教学委员会、上海大学外院、山东大学威海分校翻译学院主办,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等单位协办。象这样在短短4年的时间里召开三次全国性译学词典研讨会的国家,恐怕只有中国。我们应当引为自豪。我们没有唯西方马头是瞻,而是起了一种领带的作用。另外,与会议相配合,我们正式出版了三本论文集,加上各种刊物发表的译学词典方面的论文,我们已经有了数十篇的家底。山东大学英语语言文学博士点、硕士点;山东大学威海分校翻译学院;鲁东大学(原烟台师院)英语语言文学硕士点,已经并将继续为译学词典的编纂与研究作出贡献。相信在全国学者的共同努力下,译学词典编纂与研究这个学科一定能够得到长足的发展,为拓展翻译学领域、加强翻译学学科建设作出特殊的贡献。本文的主旨在于,探讨译学词典中条目的内在系统性和层次性,并结合具体的译学词典,对二者之间的复杂关系作一些尝试性的研究。

 

1 译学概念

我们的研究对象是译学词典,对于译学词典所应包含的内容,收录词条的广狭,人们恐怕是见仁见智,很难统一的。译学词典必然会涉及到术语,术语界定是译学词典的重要内容;翻译理论的范畴、概念、术语应成为译学词典的核心条目,没有它们译学词典就等于失去了灵魂,但我们绝不能认为,译学词典只能收录翻译理论的范畴、概念、术语,非理论的一概排斥在外。理解过于偏狭既不利于学科发展,又不能满足广大读者的需要。

每部词典都是一个语词的系统,数十部各种各样的译学词典构成一个译学词典体系。每本译学词典的编纂,都体现着编纂者对于译学和译学词典的理解,这种理解可以不同,但不能没有。

笔者在《译学词典的性质》一文中说,“‘翻译学’是一个多义词,其多义性是在众多学者的使用过程中形成的,它的多种含义在使用的层次、广狭上有所不同。对于这样一个使用广泛的语词,学术界无法给它确立一个精确的、仅能在一个层次上使用的意义,并藉以统一人们的认识,而只能在具体的研究项目中阐明,这里所用的‘翻译学’指什么,处于什么层次。如上所述,翻译学的确立与翻译实践的迅猛发展、大学纷纷设立翻译专业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因而,最常用的‘翻译学’概念,应当既包括系统的理论研究,又涵盖翻译技艺的训练及译事活动,也就是说,既指学术的分类,又指教学的科目,又指翻译实践活动,这样,才能实现并继续理论与实践的互动,促进译学的发展。当然,‘翻译学’亦可仅指‘形而上’的系统的理论探讨,但它仅涉及少数译学学者,故此不能试图以这一最高、较狭层次上的用法抹去其他层次的用法,因为那样不利于译学学科的发展。而且,即使想这样做,欲以单一的内涵统一‘翻译学’一语的使用,也是不可能做到的。理论之‘毛’虽独具特点,有其全然不同于‘皮’之处,但它毕竟须附着于‘皮’之上。不然,存在尚不可能,又何谈发展?”(孙迎春,2005:28)所以我所用的“译学词典”概念,是一个涵盖面很宽泛的概念,实指翻译领域的工具之学。人们在这些基本概念上存在很大的分歧,这不仅是正常的,也是学术发展的需要和必然,因为只有争鸣,才能促进学术的发展。译学词典研究方面的争鸣,正方兴未艾,它必将导致一个新的具交叉性的学术领域的建立。

2 条目的内在系统与层次

2.1 翻译学系统

刘宓庆指出,“用系统论的观点来看,作为开放型、综合性学科的翻译学的构架分为 ‘内部系统’(internal scheme)与‘外部系统’(external scheme)两个结构体系。”(刘宓庆,199018)据刘宓庆阐释,内部结构系统为翻译学的本体,由三大部分组成:翻译理论(包括翻译基本理论、翻译方法论、翻译程序论、翻译风格论、翻译教学法研究);翻译史(包括翻译发展史、翻译理论史);翻译信息工程(包括软件研究、机译技术理论、机译语言理论)。他阐释道,“翻译学内部系统的核心是翻译理论,因此建立翻译学的中心任务是建设翻译的理论体系。”(同上)而作为翻译理论的基本模式,翻译基本理论是根本的根本,处于核心的核心。这样,翻译学内部系统便可分三个层次。外部系统即翻译学的“横断科学”网络,实即科学基础系统,分为三大领域:哲学思维(包括哲学、美学、逻辑学、思维科学);语言符号系统(包括语义学、语法学、语用学、文体学、对比语言学);社会文化系统(包括社会学、人类学、民俗学、宗教、自然语言、人工语言、文学、心理学、历史学、文化学)。这三个系统是翻译学的基础理论系统,与翻译学的关系具功能性,反映着翻译学的综合性,即凡是对翻译学学科建设、理论建设有益的,不论什么学科的成果,均可取而用之,使之发挥适当的功能。而内部系统各成分则均具构成性,共同组合成为翻译学的本体。哲学思维系统是翻译学的理论依据,翻译学的立论依据来自哲学、逻辑学等基本原则或原理;语言符号系统为翻译学提供科学的方法论及形式论证手段或途径;社会文化系统则为翻译学提供广泛的社会文化内涵及调节因素,属参照范畴。

2.2条目系统及其层次

2.2.1 系统、层次概念

词典的条目,看似互不相干的项目,这其实只是一种外在的表象,而实质上众多条目相互之间是有种种内在联系的。也就是说,词典条目之间既存在相对的独立性又存在隐含的系统性。系统指的是“同类事物按一定的关系组成的整体。”(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1223)那么,一部译学词典的词条系统,指的就是按照一定编纂思想和原则汇集到一起的译学语汇所组成的一个整体。一个大的系统下含若干小的系统和不同的层次,同级的子系统之间、一个子系统内的各条目之间是并列关系,正所谓“比类相从,各有条目。”(《汉书·刘向传》,见辞海编辑委员会:836)而不同级的各系统之间则是纵向的层次关系,即除了这种“比类相从”的并列关系之外,当然还有一种层次领带关系,可以说是“上领下随,自成体系。”

2.2.2 译学词典词条系统-层次图

翻译学词典的词条,都是遵循一定的编纂思想和原则确定的,每一种词典都构成一个独特的系统。综合性词典的词条来自翻译学不同层次的各个子系统,单科性词典的词条主要来自某一个子系统或某一个层次的若干子系统。

译学词典各词条系统之间的关系,我们可用一个系统-层次图来使之具象化:

                          

译学词典词条系统-层次图

哲学思维系统(哲学、美学、逻辑学、思维科学);语言符号系统(语义学、语法学、语用学、文体学、对比语言学等);社会

 

 

 

 

 

 

 

 

 

 

 

文化系统(社会学、人类学 民俗学、宗教、自然语言、人工语言、文学、心理学、历史学、文化学等)                                                                                                                                                                

翻译史(翻译发展史、翻译理论史);

 

 

 

 

 

 

翻译信息工程(软件研究;机译技术理论;机译语言理论)

翻译理论(范畴、概念、术语)                 翻译方             论;翻译程             序论;翻译风格             论;翻译教学法研究

翻译基本理论

 

 

 

 

 

 

 

 

 

 

 

 

 

   

绘制此图的目的,是为了清晰显示翻译学词典的词条范畴系统及其层次。全图构成一部意念中的大型译学词典的主要词条范畴系统,由四个层次组成,我们分别名之为核心、二层、三层、四层。

2.2.3 “比类相从”与“上领下随”

在某些单科性词典中,各词条之间的关系主要是比类相从,即并列关系,比如翻译家词典即是个典型的例子。而在综合性词典中,“比类相从”与“上领下随”不但都存在,而且是纵横交织,杂而不乱,自成体系的。比如《译学大词典》中含有名词、术语、理论概念;翻译的方法与技巧;译文赏析;译学名人;学术著作选介;著名译作选介;汉英、英汉翻译实例;翻译组织与刊物;汉英术语对照表等九个大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是一个类别,在这里都是并列关系,虽然它们在内容上处于不同的层次,有领随关系。正如联合国开会,各国不分大小,政治、经济、军事力量强弱,都是平等关系,而事实上又存在复杂的领随关系。

2.2.2的“译学词典词条系统-层次图”中,我们本着既深入细致又不失可操作性的原则,将各个词条系统分成了四个层次。按其在翻译学中的位置与功能,核心层与二层词条构成翻译理论系统,在整个词典系统中起核心、统帅、引领作用,决定着各种语词是否进入译学词典、置于什么位置、如何阐释、篇幅大小等问题。翻译基本理论是根本的根本,是翻译理论的基本模式,处于核心的核心,仿佛人的灵魂。“翻译基本理论与翻译方法论、翻译程序论、翻译风格论及翻译教学研究之间都有着严密的内在联系……其中,翻译的原理,即翻译的基本作用机制与翻译的方法论关系最密切;翻译思维与翻译的程序论关系最密切;可译性研究与翻译风格论关系最密切;翻译的技能意识与翻译教学法研究关系最密切。”(刘宓庆,199019)这里,翻译基本理论的主要成分,它们分别与翻译理论其他各部分的关系都已揭示得很清晰。

一、二、三层有主有次,上领下随,共同构成翻译学的本体,翻译史、翻译信息工程词条构成本体外层,围绕理论词条形成一个整体。四层则是翻译学外部系统,具功能性,为翻译学提供理论依据、论证手段和参照范畴。

三层词条属译学本体的外层,无此外层则赤裸的内核无法存在,故外层为肉内层为骨,骨无肉必干枯死亡,肉无骨则无所依附,二者合而构成翻译学的本体,灵魂是处于核心地位的翻译基本理论。翻译基本理论方面的词条,在词典系统中起灵魂作用。位于本体之外的外层词条,具功能性,为翻译学提供理论依据、论证手段和参照范畴,恰似人的皮肤,起一种保障、护持作用。故此,这四个层次亦可形象地称为魂、骨、肉、肤。这是从译学词典体系的总体上讲的。

具体到某一种词典,特别是单科性词典,就不可能面面俱到,万事具备。譬如笔者在“译学词典类型刍议”(孙迎春,2003116)一文中所谈到的圣经翻译词典、中外译学要事词典、中国译学史词典、专人(专家、学者)词典(如奈达)、翻译组织机构(学校、出版社等)与刊物词典、学生误译指正词典等,就都具有很明显的单一性,但它们都构成各自独特的系统,都有存在的必要和自己编纂的原则与方法,同时在译学词典大系统中占有一个位置。

   3 系统与层次的关系

3.1系统

如前所述,系统指“同类事物按一定的关系组成的整体。”相同或相类的事物,按一定的秩序和内部联系,组合而成的整体即为系统。譬如《译学大词典》的内容分为九个大类,这九个大类的确定及其安排顺序,既考虑到它们在译学中的相对位置,又考虑到读者的实际需要,它们都服务于一个共同的宗旨:“为翻译研究者集中提供具有系统性的大量的学术资料,俾启其心智,利其研究。”(孙迎春,1999:前言)正如人的消化系统,由口腔、咽、食管、胃、肠、肝、胰等不同的器官所组成,其任务为共同完成一种生理功能——消化和吸收食物的功能,故有此名。《译学大词典》原不打算以规范什么为重要目的,所以在五条编纂原则——描写性、综合性、理论性、实用性、开放性——中,并没有提规范性,如果有读者觉得在他那里某些词条起到了规范作用,那也只是个副产品,属意外的收获。《译学大词典》的九个大类,外在地显示在那里,但也可以不这样按义分类,如《中国翻译词典》,共含10个领域:翻译理论、翻译技巧与翻译术语、翻译人物、翻译史话、译事知识、翻译与文化交流、翻译论著、翻译社团、翻译出版机构、百家论翻译,计3700余条,其正文分成两个大的部分——“综合条目”和“百家论翻译”——呈献给读者,分别按音序排列。可见同是译学词典,其外在系统与内在系统可以有很大的不同。就一部词典来说,其外在系统与内在系统可完全是两码事,当然在某些情况下也可搞成一致,依主旨和各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而定。

3.2 层次

层次指内容的次序。有的次序是自然形成的,没有主次之分,如地质学中的地层,楼梯的级数,烙饼的薄层等。有的次序是人为安排的,如行政机构、文章结构、原作成分、语言意义等,或有高低、先后之分,或有主次之别,或有其他什么差异。译学词典词条的层次,是研究者分析出来的,其原本的形态,是按照编纂者的意志呈现出来的,因而会有高低、先后、主次之分。

3.3 复杂关系

一个大的系统,自然可以分为许多小的系统,具有共同特点的多个小系统,属于同一个层次。层次有多有少,依事物的性质、主旨与形成过程不同而不同。一个系统分成若干层次,每个层次所包含的若干系统,又可进一步分为下一个层次的若干系统。没有多个系统,无以构成层次,没有多个层次,无以构成大的系统。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编写、人民邮电出版社2001年出版的《汉英科学技术大词典》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可供译学词典学者参考。

该词典的编写基础是英汉-汉英科学技术大词库,这个词库是由原国家科委信息司主持,钱三强、袁翰青先生担任顾问,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负责实施的重要基础课题。它早已纳入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八五”规划、“九五”规划和重点项目计划。它的近期目标是收词50万条,中期目标是将词库扩充到150万条至500万条,最终目标是将词库建成巨型机读多语种词语知识库。该词典的编者根据编制、修订大型检索工具书《中国图书资料分类法》和《汉语主题词表》的经验,在学科分类体系的基础上,结合科技词汇分类的要求,设置了约200个学科范畴,建立了比较科学而实用的词汇分类体系,并在每个汉语词的英文释义后标出该词所属的学科范畴,以便读者准确选用。在词典的正文之前,有一个《汉英科学技术大词典》词汇分类体系表编制说明,其第二条说,“建立隐含的分类体系。给词典中的每个词加注其所属学科范畴后,就等于给词典中所有的词建立了一个隐含的分类体系,即词间的等级关系和并列关系。这种隐含的分类体系,可用于机器翻译、自然语言处理、自动标引、主题词表编制与修订、自然语言数据库、词语知识库等诸多方面。”(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使用说明)还谈到类目的扩充性:该词典计划扩充到500万条词,那时,词汇分类体系表势必需进一步细分。这就要求词汇分类体系表具有很强的类目扩充功能。

    词汇分类体系表是该词典分类体系的具体表现。它由23个大类、102个二级类目、62个三级类目和7个四级类目组成。在这个分类体系里,各个类目之间构成隶属或并列关系。被区分的类称为上位类,由上位类分出来的类称为下位类,上位类和下位类之间存在着从属关系。上位类和下位类是相对而言的,有时一个类目既是某个类目的下位类,同时又是另一个类目的上位类。如:“理论物理学”是“物理学”的下位类,同时又是“统计物理”等类目的上位类。由一类直接分出来的并列各类,彼此称为同位类。它们共同构成一个上位类。它们在其上位类所代表的属性上是相同的,而在各自特有的属性上是不同的。同位类之间相互排斥。

    例:

               类名                              略语

       一级类目——物理学                        []

       (二级类的上位类)

       二级类目——·理论物理学                  [理物]

       (一级类的下位类)

       三级类目              ··相对论、场论     [相对]

       (二级类的下位类)    ··量子论           [量子]   相互并列,称为同位类

                             ··热力学及热力工程 []

                             ··统计物理         [统物]

 

该词典还制订了详细的词汇归类原则。

    结论

20世纪50年代早期和整个60年代,翻译研究被视为应用语言学的一个分支。自70年代特别是80年代以来,译学学者开始从心理学、交际理论、文艺理论、人类学、哲学、文化学等多种学科借鉴理论和方法,这就形成了丰富多样的翻译学研究途径。人们开始时对此感到忧虑,后来逐渐认识到,综合性、开放性正是翻译学的重要特征。任何一个学科,不论多么成熟,都不可能回答翻译学的所有问题,不可能为翻译学各个领域的研究提供所需的各种途径与方法。因此,我们对于各种不同的视角,应持欢迎的态度,而不是排斥的态度。我们可以对一些视角提出批评,指出其片面性,但同时还要看到,各个视角自有其长处,它们之间具互补性。单个视角的缺点和片面性,只有综合多个视角的优点才能克服。

本文所反映的,正是这样一种精神。在我们这里所揭示的翻译学词典系统及其四个层次中,都渗透着综合性与开放性。浓缩成一个词语,就是描写。从译学词典体系的整体来看,它必须反映翻译学的真实面目,而不能试图以一门一派的理论“规范”所有门派。当然这并不妨碍人们从这个或那个视角编写具体的译学词典,使之具有规范性,前提是它须有很强的针对性,能满足一些读者或学者的需要。译学词典体系如同宏观的翻译学体系,至少是在现阶段,仅存在于意念之中,而非一部书可以完整展现。即使将来有了多卷本的著作,接近了意念中的目标,也不可能网罗所有,完美无缺。

译学词典的系统与层次,关系复杂,如前所述,没有多个系统,无以构成层次,没有多个层次,无以构成大的系统。系统与层次又可有显性与隐性之分。其具显性者在词典中外在可视,具体目的起重要的调节作用;其具隐性者须深入分析方才可见,这种内在的系统与层次,不一定具备与之一致的外在形式,但我们必须看到,这就需要我们的目光深邃一些,而本文只是作了一些尝试性的探索。

 

主要参考书目:

Mark Shuttleworth & Moira Cowie. Dictionary of Translation Studies [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4.

Mona Baker. Routledge Encylopedia of Translation Studies[Z]. London: Routledge. 1998

辞海编辑委员会. 辞海(缩印本) [Z]. 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 1979.

方梦之. 译学辞典[Z].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4.

林煌天. 中国翻译词典[Z]. 武汉: 湖南教育出版社. 1997.

刘宓庆. 现代翻译理论[M]. 南昌: 江西教育出版社. 1990.

孙迎春. 译学大辞典[Z]. 北京:中国世界语出版社. 1999.

译学词典与译学理论文集[C]. 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 2003.

2004翻译学词典与译学理论文集[C]. 天津:天津教育出版社. 2005.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 汉英科学技术大词典. 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 2001.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 现代汉语词典[]. 商务印书馆. 1978.

 

作者简介:孙迎春(1949-),山东大学威海分校翻译学院院长、教授,翻译研究所所长,山大外国语学院翻译学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译学词典编纂与研究;翻译学

联系方式:0631-5683461(办);0631-5688646(宅)   Email: sychun@sdu.edu.cn

 

 

 

(载《<上海翻译>2005年翻译学词典与译学理论专辑》)

2014年02月16日

“对等”与“不对等”辩证
“神 似”说 探 幽

上一篇

下一篇

译学词典中条目的内在系统

添加时间:

新闻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