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等”与“不对等”辩证

 

                                              孙迎春  赵巍

 

                            (山东大学威海分校翻译学院,威海264209

               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     ,济南250100

 

摘要  本文对对等概念进入翻译学前后在语义上发生的变化进行了历时性研究,在此基础上,结合双语词典学中的研究成果,对翻译中对等与不对等这对矛盾进行了深入分析,指出二者之间是一种辨证关系,在翻译的现实中,既有对等,又有不对等。翻译学完全可以推陈出新,构建起一个多元的、动态的对等标准系统,使之合于纷繁复杂的翻译实际。

关键词  对等    不对等    辩证逻辑

Abstract  Consulting the findings in bilingual lexicography, a diachronic study is carried out in this essay of the semantic changes that happened to the concept equivalence before and after it entered translation studies and on this basis a profound analysis is given of the translational contradiction between equivalence and non-equivalence, pointing out that their relation is dialectical with equivalence and non-equivalence both presenting themselves in the reality of translation. It is highly feasible for translatology to develop the new through critical assimilation of the old and establish a multiple dynamic system of the equivalence criteria which is to agree with the complicated reality of translation.

Key words  equivalence    non-equivalence    dialectical logic

 

1 引言

“对等”是西方翻译理论术语equivalence的汉译,又译“等值”。在我国翻译史上,通常用“象”、“似”、“信”等概念描写双语之间的关系。对等概念在西方2000多年的传统翻译理论大厦中起着基石的作用,各门各派的翻译理论都建立在对这一概念阐释的基础之上。对等概念进入我国翻译领域之后,也得到了普遍的应用,如金认为,“对等是一切严肃的翻译工作者必然追求的目标,不是这样的对等,便是那样的对等。”[1] 再如邱懋如的见解:“语际对等是建立在源语和的语之间的抽象关系,而翻译对等(translation equivalence)则是在源文(source text)和的文(target text)之间的具体对等关系。翻译对等是译者在把源文译成的文时要达到的目的。取得的翻译对等越多,译品的质量越高,因此翻译对等也是检验翻译质量的标准。”[2]

近三、四十年来,随着翻译实践的迅速发展,翻译的领域、数量、种类都发生了重大变化,翻译研究也从单纯的语言对比研究扩大成为多种途径并举的综合性学术领域。人们的关注焦点,转向了文化、交际、语用等诸多方面,于是,对等概念不断受到挑战。不对等现象受到了重视,人们从各个方面进行研究,成果层出不穷。本文认为,翻译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现象,双语双文化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对等而不对等,不对等而对等的辨证关系,我们在此要看到两面,而不能只看到一面,持偏执态度。

2         对等概念的演变

21 进入翻译学之前

根据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对等一词的形容词用法早在1460年就出现了,名词则出现在1541年。在它使用的早期,是一个普通词汇,正如弗斯(Firth)1957年撰文所指出的,equivalence最初引入英语翻译理论时,是带着普通语汇的模糊性而现身的。[3] 自打十九世纪20年代以来,它的语义发生了变化,在各种精确科学中指的是一些科学现象或过程,如在数学和形式逻辑中,它指的是完全对称关系或确凿无误可以互相转换的等同。可见,在英语中equivalent/equivalence有两种用法,一为科技词汇,有明晰的界定;一为普通词汇,语义模糊,指“意义相似”、“大致等同”。

22 进入翻译学之后

德语中的对等词Äquivalenz出现较晚,1876年始出现在词典中,意为“等值”(of equal value)。威尔斯(Wilss)1977年指出,此字是在人们陶醉于机器翻译的美好憧憬的二十世纪50年代,由数学或形式逻辑引入德语翻译学(Übersetzungswissenscraft)的,从一开始就具有可互换性之显著内涵意义,而可互换性正是机器翻译的基石。[3]

俄语英语界的情况与此不同。1953年苏联翻译理论家费道罗夫(Fedorov)作《翻译理论概要》,从语言学角度提出了“翻译等值”理论。根据这种理论,译文与原文之间可建立确切对等关系,翻译等值即充分传达原文之意,并在功能修辞方面完全一致。对等概念的意旨,在于传达语言成分、话语片段与整体的关系,并不要求在语言上恪守原文。对等并非字当句对之谓,而是讲作用上相等[4] 雅各布森(Jakobson)1959年始论对等概念,指出“差异之中的对等,这是语言的根本问题,也是语言学的关键课题”。[1] 可见,对等概念进入译学领域之时,其内涵阐释因人而异,具模糊性。后来,乔姆斯基(Chomsky)在转换生成语法中将对等用作逻辑学术语,直接影响到对比语言学,并间接影响到翻译理论。因此,60年代的对等概念多比较教条,与弗斯(Firth)早先所释之对等不同,和现在语用学意义上的对等也迥异其趣。[3] 此时之对等,指双语间的完全对应。

23灵活性对等

当人们认识到僵化了的对等概念,不能反映千变万化的翻译观时,就开始重新审视它,对其进行重新定义和分类,于是形成了种种对等概念的泛滥。有些只是字眼上刻意求新,对已有概念编排重组,但真知灼见亦时见于译学论著之中。如奈达(Nida)从读者反应的角度来阐释对等,同时强调:“这就是说,‘对等’一词不能按数学上的等同义进行理解,而应赋予其近似之内涵,其依据是功能近似度。这种功能对等观,考虑认知与经验诸因素,认为从最小到最大存在着不同质素的效果真确度。”[5] 哈蒂姆(Hatim)和梅森(Mason)亦云: “当然,此术语通常具相对义——即尽可能近似于原文意义……”[6]

3.双语词典学中的对等与不对等

 31对等与不对等  双语词典的大量存在,及已经形成规模的双语词典研究之成果,对于研究对等概念,具有重要的参照作用。

黄建华、陈楚祥指出:“双语词典相对单语词典而言,其本质特征是对译,即两套符号的对应。……当然,这里所说的‘对译’是就其总趋向而言,对于一时无法在译语中找到对应词语的原语成分,即所谓‘文化局限词’,也只好采取描述性的释义办法。”[7] 李明、周敬华在《双语词典编纂》一书中基于英语和汉语的差异性,讨论了两种对应词,并论述了提供对应词的方法、对应词意义的辨析、对应词的质量[8] 等问题。

雍和明在《交际词典学》中讨论了“不对等关系”,指出“词义不对等现象可以源自各种不同途径,如文化、社会、地理、政治、宗教、自然界等。”[9] 从文化不对等关系、功能不对等关系、语义不对等关系、语言外不对等关系、专业不对等关系等几个方面进行了探究,却又在结语中说:“不对等关系是阻碍双语词典交际的最严重的障碍。它是双语词典编者必须解决的最棘手的问题之一。解决不对等问题的途径在于探寻和创造合适的对等语。双语词典的质量和编用交际的效率在最大程度上取决于探寻对等语的有效度和创造对等语的力度。”[9] 这充分说明,对等原则是双语词典必不可少的反映双语词典本质的一条重要原则。在双语词典编纂中,语言间的对等语一般分为三类:完全对等语(full equivalent)、部分对等语(partial equivalent)和零对等语(zero equivalent)

32 对等包含着两面                                                                    

双语词汇之间既存在同,也存在异,这种异同关系,在双语词典学中是围绕对等概念来展开描述的,而不是围绕异,这是很耐人寻味的。词汇空缺也要说成是“零对等”,实质是在不对等中寻求相对意义的对等,异中求同。这恐怕主要是因为,要实现交际,同是必不可少的基础,毫无相同之处,或相同之处甚少,便无法进行交际。所以在对等这个上义词下面,也包含着异,即不对等。各种各样的对等与不对等,合起来构成了一个概念群。以对等一词统领之,既包含着人们欲行交际的愿望,求同的倾向,也反映着没有共同的基础,便无法交流的语言文化事实。人类的重要属性之一是社会性,不同语言、文化之间的交际便是社会性的一个集中的体现。因此,以“异”为核心来组织双语词典,是不可想象的,将会带来巨大的灾难。

4 “对等”与“不对等”辨证

单语语文词典对词目以描写和定义之法加以释义,如遇不完全等值或词语空缺的情况,则诉诸于各种补助办法,于异中求同,差中求等,以实现不同语言文化之间的交流。说对译是双语词典的本质特征,是因为它反映着人类的社会性本质,而这种本质特征的显现,又离不开对双语之间异与同两个方面的研究。

双语词典是一面镜子,它真实地反射出双语翻译的实际。

对等与不对等是一对矛盾,在翻译的现实中,既有对等,又有不对等。我们观察、研究矛盾,必须依靠辩证法。辩证法是“关于事物矛盾的运动、发展、变化的哲学学说。它是和形而上学相对立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认为事物处在不断运动、变化和发展之中,是由于事物内部的矛盾斗争引起的。”[10] 我们研究对等概念,并不是只研究双语之间对等的一面,而是同时也要考察其不对等的一面。对等在这对矛盾中是本质的、主导的方面,而不对等则是非本质、次要的方面。从完全对等到零对等,是一个以对等为关键词描写出来的渐变的连续性过程或状态。因此,我们不能以形而上学的孤立、静止、片面的观点看待对等或不对等;必须清楚,说对等,就意味着不对等的存在,反之亦然。“辩证逻辑要求人们必须把握、研究事物的总和,从事物本身矛盾的发展、运动、变化来观察它,把握它”,[10] 所以我们要把对等、不对等的各种情况结合起来研究,才能够看清双语双文化之间的复杂而多变的全貌。

5 结语

西方当代哲学家德里达(Derrida)站在传统的语音中心主义和逻各斯中心主义的对立面,“提出文本是字符流动所编织的‘网络’,而网络无中心、无结构、无本质,从而可以解构一切中心、一切结构、一切本质;他还在字符的‘所指’和‘能指’的二元对立关系之间插入流动的‘意指’,以‘分延’(difference)否定能指与所指的对应关系,以‘撒播’(dissemination)表示在意指过程中不断产生‘意义的意义、无限的蕴意、从能指到能指的无限的指向……’等等,以此尽一切可能解构任何固定的对应性,从而达到解构逻各斯中心主义的目的。”[11] 解构一切,否定能指与所指的对应关系,这在哲学的深度上或许有其特定的意义,而对于双语翻译特别是双语词典来说,却不能够盲目地采纳。一切都解构了,一切都否定了,也就不存在双语翻译和双语词典了。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需要我们辨证地看问题,看到事情的两面,乃至多面,需要使用相对的眼光。因此,我们可以说:

①传统的对等概念,作为传统翻译理论的基石,因不适应形形色色的翻译实际,其无可置疑的地位已受到挑战,必须加以重新审视。

②在当代的翻译理论中,对等具多重含义,富于弹性,不论指完全等同还是相对近似,均有其产生和存在的依据。

③围绕对等已经形成一个概念群——完全对等、部分对等、零对等,说明对等相对于不对等反映着双语、双文化关系的本质性、主导性方面。

④对等概念经过不断延伸和充实,正在逐渐趋于完善,完全可以推陈出新,构建起一个多元的、动态的对等标准系统,使之合于纷繁复杂的翻译实际。

 

参考文献:

1 孙迎春主编. 译学大词典. 北京:中国世界语出版社, 1999:20

2 耿龙明主编. 翻译论丛. 上海:妨害外语教育出版社, 1998:109

3 Snell-hornby, Mary. Translation Studies: An Integrated Approach,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1: 17,18

4 蔡毅 段京华. 苏联翻译理论. 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 2000:29

5 Nida, Eugene A. Languge and Culture.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1:87

6 Hatim, Basin & Mason,Ian. Discourse and the Translator: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1:8

7 黄建华 陈楚祥.双语词典学导论.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97/2001:25

8 李明 周敬华.双语词典编纂.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1:目录

9 雍和明. 交际词典学.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3:181-185

10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 现代汉语词典, 北京:商务印书馆, 1978/2003:81

11 黎明. 西方哲学死了. 北京:中国工人出版社, 2003:198

 

 

本文英文题目:The Dialectical Relation between “Equivalence” and “Non-equivalence”——Sun Yingchun  Zhao Wei

 

作者简介:

孙迎春,山东大学翻译学院教授,外国语学院翻译学博士生导师。

研究方向:译学辞典编纂与研究,英汉文学翻译。

通讯地址:威海山东大学翻译学院 264209 email: sychun@sdu.edu.cn

 

赵巍,宁夏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翻译学博士生。

研究方向:译学辞典编纂与研究,英汉文学翻译。

通讯地址: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2003级博士生信箱 250100  email:caroline_zhaowei@sina.com

 

2014年02月16日

张谷若与“适应”、“选择”
译学词典中条目的内在系统

上一篇

下一篇

“对等”与“不对等”辩证

添加时间:

新闻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