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铁路赋

                                         李德全作     孙迎春书

     青藏铁路是一条连接青海西宁市至西藏拉萨市的“天字一号工程”,是中国新世纪四大工程之一,是内地通往青藏腹地的第一条铁路,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于1958年开工,先后分两期建设,历时近半个世纪,于2006年7月1日全线通车,铁路全长1956公里。
  昆仑北峙,喜马拉雅以南横。祁连映雪,雅鲁藏布而含泓。青藏儿女,游牧躬耕。雄踞世界之屋脊,顶天立地;生息广袤之雪域,跃马驰骋。衣襟五省区,手足连脉;毗邻七邦国,睦邻友盟。高原明珠,西南门户;圣地西藏,佛教黉宫。一条川藏路,构筑生命之线;两根钢铁轨,连接民族之情。华夏攸同,构建和谐之社会;青藏铁路,实现中华之复兴。于是乎巍巍布达拉宫,青鸾与彩凤同舞;毓毓罗布林卡,仙鹏与灵鹫和鸣。
  观夫天之高远,地之广博,江河滥觞,巅峰极地。虞渊日曜,阊阖风清;华夏同宗,山河表里。解放西藏,同心共志。筑路修桥,前赴后继。七十一年冰与火①,岁月峥嵘;三千军民骨与魂②,山河铭记。然而初心不忘,使命担当;高原铺轨,舍生忘死。高海拔,长隧道,天字一号之工程;无人区,冻土层,高原铁路之奇迹。栉风沐雨,披荆斩棘;挑战自然,淬炼毅力。昆仑山、风火山、唐古拉,开山劈岭,贯通世界之最高隧;清水河、三岔河、长江源,吊桥铁索,连接高峡以跨绝壁。可可西里,藏羚生息之乐园;藏北草原,羌塘文明之奧域。并殊途于同轨,拯民生于流徙。众星环而拱北,一旗举而崛起。青山不老,江河东流;长虹卧波,龙腾盛世。民族团结,不离不弃。兆基百年,炳耀青史。
  且夫黄河北上以东进,祁连横亘而绵延。潋滟青海湖,女娲补天之碧玉;荡漾西海水,龙王施雨之玄渊。深广无所极,渺渺乎云霞飘其里;邈漫如蒙汜③,漭漭乎日月行其间。远山逶迤,草原铺锦;湖水旖旎,候鸟翩跹。晨曦霰虹,日出以百花艳;晚霞流丹,牧归而落日圆。尔其天柱昆仑,月精水府④;所生奇物,所住神仙。王母瑶池吟白云⑤,不知经年几度;穆王八骏今何在,天路扶摇云端。三江源头,中华水塔;湖泽湿地,冰川巉岏。生命禁区,以桥代路而穿绝境;卤澙冻土,高架飞峙而越险滩。跨荒原,开天辟地;过瀚海,一往无前。拉萨大桥,三条哈达以舞祥瑞;雅鲁藏布,一江春水而起波澜。高原日光城,煌煌焉曙天耀宇;佛宫布达拉,攘攘乎接踵摩肩。青藏铁路,环保为先。三十三条通道,生命迁徙之洞天。八十五座车站,客货通达之驿关。生态长廊,动物乐园,藏羚野驴伴野马;人文景点,翰墨长卷,奇山异水映雪山。
  嗟乎!东西交流,南来北往;同舟共济,和睦祺祥。各族人民,历维艰而共患难;手足情意,携幸福而同富康。于是辟坦途于绝境,架桥梁于险江。挽旅人于泥淖,救黎庶于蛮荒。四通八达,一带一路;物流通畅,丝路续航。天佑中华兮,大爱无疆。地运国祚兮,笃志图强。立民族之风骨兮,挺胸昂首;扬华夏之国威兮,虎步龙骧。铁路贯通兮,雪域往来以穿梭;长桥飞架兮,民族自信而铿锵。五千年之文明兮,炎黄子孙以同血脉;一百年之追梦兮,民富国强而赋华章。
                                        撰于庚子十一月
注释:
①七十一年:川藏公路分南北两线,于1950年4月动工,1954年通车。北线长2412公里。南线于1969年通车,长2146公里。
②三千军民骨与魂:川藏公路修建时,共投入军民11万多,有3000多军民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③蒙汜:古神话所指日入或日出之处。
④晋郭璞昆仑丘赞曰:昆仑月精,水之灵府。(《艺文类聚》)
⑤王母瑶池吟白云:《穆天子传》载:“乙丑,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谣,曰: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天子答之曰: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天子谣”,又曰“白云吟”。

2021年05月06日

行香子.制酒
[行草] 仁者寿

上一篇

下一篇

青藏铁路赋

添加时间:

新闻详情